星の在り処

わが征くは星の大海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スポンサー広告 |

魔音贯脑

老师早
小朋友早
我们一起上学校
我不吵
也不闹
我是一个好宝宝

今天去和波斯谈了话,全程在被各种否定。男权、阴暗面、天真幼稚、阴谋论、一步错步步错。明明快到而立之年,却还把长辈拽着旁听。想离个职简直要众叛亲离,简直累爱。
人活着真的好麻烦。
想去隐居。
魔音贯脑…の続きを読む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垃圾场 | コメント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 |

焦虑

人类为什么有焦虑这种情绪呢?
想要换工作,却对新工作也没什么期待。
唉,还是想隐居更好一点。
垃圾场 | コメント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 |

小朋友这种生物

比想象的要脆弱啊……
第一次生病,然后今天拉了八次,可怕。

书评 | コメント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 |

翻过来了

先疯狂地刷了一轮INS汤不热油管和推,突然想起了这里。
会一直都在吧?
不过已经没人来了,也好。
洗澡的时候听着哗哗的水声,客厅里的电视声,萝莉的哼唧和哭声,漠然地想,我怎么会在这里呢。
我是谁,我在哪里,我在做什么。
看着上一篇日志,好像其实也没过几年。脸书登不上了,flickr找不着账号,Line的好友列表寂静得可怕。去了很多地方。在各种各样的路口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,打招呼玩耍又各自离开。看了很少的书和很多的电影并无比热衷,包括从前鄙夷的爆米花片。终于可以买手办、漫画和BJD,还有一整面墙的奇装异服。开始习惯和另外的人共享一张床,住进了别人的屋子,坦率地接受来自他人的善意,并越来越熟练地撒娇。
也有些原地踏步的。比如化妆技术,和不定期爆发的沮丧跟自我厌恶。还是没学会日语,没换工作,也没考上研究生。
头痛了起来。
未分類 | コメント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 |

4827

04827.jpg


这个时候再看点击率果然没什么意义。
但是看见了,就顺手截了下来。
一些小陈谷子和一些小烂芝麻 | コメント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 |

搬家。

FC2也终于被墙了。这一次叶子的使用时间,是一年又九个月。
废柴兔还是非常好用的。除了一段时间不管会长小广告之外,无论是操作界面还是应用,都友好而且可爱。尤其是绘文字和计数器,看得俺都变成了星星眼。虽然一开始辨认泥轰锅的任务让人头大,可是慢慢摸索着,也能了解个大概。而接着推出的中文版起到了很好的比照作用,让人轻松不少。
结果呢,又要离开了。虽然用代理还是可以上,速度也还行。可是,如果连更个日志都要翻来翻去的,就太萨比西了。可是,又要搬到哪里去呢。
考虑过大巴和不老歌。两者都是很有爱的站,虽然也经历过自宫,终究也还是活了过来。可是,虽然是推特的D版,饭否也是同样有爱的。无声无息地被推倒后,被吃干抹净得连渣滓都不剩了。所以,还是挑了个11区的网站。可以导入废柴兔之前的日志,甚至连评论都能一齐导入了,就是容易乱码。虽然拼片假名依旧拼得令人抓狂,熟悉了,也就会好些了的吧。

请用力戳↓
这里
一些小陈谷子和一些小烂芝麻 | コメント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1 |

红茶日

还有一千五百五十七年。

今天也照例去买了红茶。袋泡的大吉岭加两勺白兰地,微微的苦味在醇郁的香气里扩散开来,芬芳清冽。没有用蜂蜜调味,果酱还有橘皮什么的仍然是浮云。抬起头,今天的夜空也是一如往常是黯淡沉郁。桔红的路灯刺得云朵微微泛出青白色,依旧看不见星星。

现在是西元二〇一〇年。离没发生过的第二次冲击已经过了十年,第三新东京市也尚未建立。这一年,和我们同龄的加持和美里不知在哪个角落相爱过又分离,而还在上小学的,适格者的孩子们,他们又生活在哪里。

所以征途是星辰大海什么的,无非是存在书页上的东西。那些外星人、幽灵、妖怪、超能力者是不存在的。现在迫在眉睫的是准备好就职面试的演说稿,而不是把头埋在一个虚无缥缈的沙堆里,用完全没有说服力的借口欺骗自己,一整天又一整天地用来逃避。

小初说,键盘再怎么敲也变不成吉他弦。每个人都要向生活妥协,每个人都这样说。一遍一遍,苦口婆心,如同二战时路对眉毛子家的轮番轰炸。我不是铁血宰相,软弱也容易动摇。试图挣扎过也歇斯底里地哭过,那些自以为伟大的决意却如白日里的吸血鬼,太阳一出来便灰飞烟灭。

是的,就如阿仁写的一样。我们都生活在g=9.8的世界里,每天吃三餐上厕所睡觉,一路念书念过来毕业了变成上班族,和不是最喜欢的姑娘结婚,一直工作到退休。然后,让自己的后代重复自己的生活。享受一切该享受的,忧虑那些该忧虑的,安享晚年直至死亡。这样的生活很好,这样的生活真的没什么不好。可是,我偏偏不喜欢。
即使是不喜欢,又怎样。

依旧还是无法像漫画和小说里那些桀骜不逊的热血少年们一样,只要心中有爱相信未来就可以创造奇迹。我平庸,懦弱,虚荣,心比天高命比纸薄,长不出那样的翅膀。伊谢斥责说长不出是懒得长,而现在我终于了解到,我不如你们一般天赋异禀。是长不出,真的真的长不出。

可是我心底还是存着一个念想,希望这样的梦能做得久一些。即使太重了飞不起了,也希望能一直看着你们在,在我所不曾拥有过的星空翱翔。即使深深地知道,就算过了一千五百五十七年依旧见不到你,仍然会在每年的四月四日,向你举杯。一年一年,近一点,再近一点,直到白发苍苍。

“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失去童心,也许有我们会变成挤城铁的上班族,会与自己不喜欢的姑娘一起过完自己的一生,但是没有关系,我会在会在与这些人见面时同他讲一个故事,可能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,但是我还要说,这是真正存在我那颗‘椰子’上的东西,我要理理头绪,从哪开始讲呢?”
一些小陈谷子和一些小烂芝麻 | コメント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 |
| HOME | NEXT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